流落思无穷,即相逢,却匆匆

2017年6月11日 0 条评论 139 次阅读 0 人点赞

曾几何时,对江南的向往,像追寻一个女孩一样着迷。在同一个季节里相遇,这不是一种偶然,而是一种机缘巧合。

如果不是不经意的翻开读书笔记,也许我早忘却了我,忘却了曾经也挚爱一段文字,一阙宋词,一首梨花春带雨的古诗。它们像我生命里经过的一道道黯然神伤的风景,转身回眸的那个人。

信手拈来的诗句也大多写江南的春,也许是江南的冬太过于寂寥、清冷。路上的行人匆匆,穿梭在送走了两个季节的道路上,一场寒冷的冬雨过后,香樟依然散发着光鲜的枝叶。那种绿经得起季节的考验,桂花的香味不再是那样扑鼻的强烈,而是在季节的繁华落幕后真正的淡淡清香,更像是那个容颜退却的舞女从身上散发出的韵味。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空帘闲佳小银钩。那花悄无声息的误入我的梦,把我惊醒。这冬日的丝丝小雨下至黄昏方才停下,像是在控诉这岁月。思念像这雨后的溪流,汇聚成一个个小水洼,后来成了雨后的寒流袭来。虽然早已反认他乡为故乡,但每次皓月当空,特别是太湖的月,圆而大,大而明亮。总能勾起我对儿时在秋收后田野的记忆,此刻,叶一茜的风吹麦浪总会一遍一遍的在耳边回响,却不能月移花影约重来,你的绣面芙蓉也不能因我一笑开。

我听过他的天涯,流落思无穷,即相逢,却匆匆。跨越时空的感慨,现在感同身受。再也不是那个世问闲客此闲行的人。开始在意脚下的路,开始接受这唐突的安排,就像那一场忘记带伞的雨夜,只能奋力奔跑。试着远行,试着忘记我去过你的世界,然后悄悄的关上那扇门,不留一丝缝隙,因为怀念会痛... ...

奥义头条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