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2017年6月11日 0 条评论 112 次阅读 0 人点赞

雨一直下着,淅沥得似泪,飘渺得如丝。在这缠缠绵绵中,春将逝去。春归何处?留不住。仿佛一夜之间,柳絮儿飘了,樱花谢了,只有那一池春水仍碧青、碧青,风吹过,打起了褶皱,漾漾的,如不舍的心。触摸着池水,凉凉的,我触到了暮春的心情。

信步而行,却发现花的艳骸消失殆尽,我怀疑绛珠仙子在夜间降临;月光下,葬花锄寂寞的叩地声中,一捧泥土掩风流,可香丘何在?

暮春是属于黛玉的季节,它不如初春朝气蓬勃,也不像盛春热烈奔放,它是冷静的、淡然的、凄清的。它在凋零中固守着一份痴情,有淡淡的哀、淡淡的怨,更有对生命的理解和执著。在这静寂的气氛中,我们成熟,没有无病呻吟,没有自暴自弃,有的只是对生命的珍惜,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和怜爱。

香樟树的清香,淡淡的,我从树下走过,嗅到了暮春的淡雅,想这份清淡不久便被夏日浓烈的栀子花香代替,有一丝惆怅。可她却似乎在笑,是的,浅浅的笑从空气中传来,轻抚着脸,拂动着树叶,雨丝云雾般飘散,泪光中的微笑?留不住你的手紧攥着,我握住了生命。

怅然中,你越走越远,飘逝的裙裾沾满凋零的花瓣,蝶儿满天地飞,你走了,柔弱的背影写满了坚强,你走了。

我久久地站立着,生命流水般汩汩而逝,“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在这残忍中,我学会了更好地珍惜,珍惜那未逝和即逝的一切。

奥义头条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