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为风,请许我温暖落笔

2017年6月11日 0 条评论 118 次阅读 0 人点赞

总有一朵云,为了一小片天空放弃广袤的自由,总有一个人,故事远去后却念了一生,也总有一片扬起的风,擦过季节的棱角,漾起不大不小的涟漪。你若成风,请许我以温暖落笔,不念初见,不问结果。---题记

已经记不起上次为你写文是什么时候,或是散漫,或是理不清思绪,然后,便再找不到一个理由,让你流淌成我笔下会跳动的文字。太多太多,犹如是一片澄净的蓝,思绪搁置了那么久,执笔纵有前言万语,可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的任性,我的天真,我的无理取闹,不知何时,你才会懂得,那仅仅是对你才会有的行为。因为在乎,我才会生气;因为在意,我才怕失去,我以最真的自己面对你,牵挂关心也从未离开,那是因为在我眼里,你从来就不是别人。

夜,很深了,我还在写字,写着关于你的文字。深深地知道,你并不是今生我要找的那个人,可我却想像依赖哥哥那样依赖你,关心你。虽然那天,朋友对我说了很多,但是我不信。我不信,你是因为同情和可怜才来关心我;我不信,所有的真诚都是假的;我不信,让我信赖的你,会欺骗我。一起走过的日子,真实地存在着,那些哭过,笑过的时光,都已释然了。雨过天晴后,你,仍是那个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人,一个就算忙碌,就算难过,也会让我淡淡思念的人。

所有的故事,都还在继续着。你若成风,从东边飞来,我愿张开翅膀陪你飞舞,哪怕前方还有磨难,我也要风雨无阻地前行。

那天,母亲打来电话的时候,我知道她哭了,我的言语是微弱的,纵然说再多,也无法让她安心。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回家了,也许,只有这样我才能安慰她,可矛盾的思绪,却从未停止过争斗。身体一日比一日严重,我害怕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害怕那白色的高墙,害怕医生无情的告知,也怕,有一天,我就这么离开了,悄无声息地从你身边消失。

从来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让我害怕的事情。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一个人,就敢行走于山水间的人,自从与你结识,便找到了让她害怕的事情。

其实,一直想要读懂你,可我的落笔终是太浅。无意间,从姐姐的文字里找到了答案。姐姐在《夜色,清浅禅》一文中说,清冷从来都是男人内敛的面孔。而你,又何尝不是呢?你的在意,你的关心,却从不肯吐露,而我,就算把天掀翻了,也只换来你几句不冷不热的话。只因懂你,所以很多事,我都存放在心里,在你面前作出一幅单纯天真的模样,不愿提及苦痛,这样做,也不过想让你开心。

即将启程回去了,很多话,还不知能否来得及说。夜的深,空气的静寂,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归期将至。该来的终将到来,就算现在计划好了一切,也许,只需要医生一句话,所有的计划就会破灭。风声还在,凛冽的冬,让我找不到一个角落寄放忧伤。

我会很乖,让自己找到快乐,做回那个快乐的自己。乖乖地去接受检查,治疗,吃药,然后一定还会回来,和你一起,起飞。

淡如清风。还依旧做你的清淡吧,浅浅的,淡淡的,却让人千回百转思绕寸肠。此去,山高,水长,一切未知,若是今后永不再出现,就让文字为你取暖吧。因为我的文字多是为你而搭建的。哥哥,你是多么幸运啊,我找了那么久,不过要找一个为我执笔写下温馨的人,可最后,我却只愿去写别人的故事,忘了自己,忘了快乐。

风来了,你还在么?遥远的思念,诚挚的祝福,我愿以文字折叠送出,让一份暖,暖上三生三世,抵达心灵的最深处。

若来,请许我以温暖落笔,从此只写馨暖,不诉伤愁,为你,铺一场红尘间的暖。

奥义头条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