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经历可以复制

2017年6月11日 0 条评论 114 次阅读 0 人点赞

途经一场岁月的花事,祭奠那些在指尖苍老的时光。假如,你记忆可以移植,人未走,茶未凉,拾起岁末的余温,将骤然翻转的时光,折一束浮光,叠一缕暗香,嵌入你的生命,泛起阵阵涟漪。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经历可以复制,伤痛可以穿越时光;我愿意为你,坐上时光机器,带着温暖的阳光回到你的曾经,重温你走过的点点滴滴,然后化作一滴泪,悄无声息地扎根于你的心田。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会将那些你不愿回首的记忆片段从你的脑海里移除,植入一片片花好月圆人长久的温暖记忆。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梦想可以交换,泪水可以灌溉幸福,我愿意为你化作一把光阴的剪刀,剪断悲伤的地平线,延续快乐的生命线。

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一份不可复制的记忆,快乐的,悲伤的,都是自己生命中最完美的装束,明媚我们的忧伤与惬喜。记忆是一份往事的专属,爱情的代言,人生的笔记本,它如一坛陈年的佳酿,随年月的久远,不断注入沧桑与悲壮的情感慢慢发酵,酒香变得醇厚甜美,让我们的人生因经历岁月的烟尘而变得厚重殷实,开始学会在成长沉淀过往,学会在残酷中坚忍。

如果有一天,你老了,我也不再年轻,时间磨平了你的棱角,消磨了你的柔美容颜;但我们依旧相互搀扶,亦步亦趋走在唯美夕阳下,面朝灿烂的晚霞,心向简陋古朴的茅舍,记取一片火烧云映山红的温暖;夕阳洒落无穷无尽的光辉,我们不经意间相视莞尔一笑,看着故乡的炊烟,轻盈着微凉的晚风,站在老屋门前,迎接牧归的孩童,攫取一片深厚祖孙情。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宁愿你比我衰老的快一点;你生命的周期渐渐变短,记忆力开始慢慢衰退,风干了你的快乐,岁月的疼痛刺瞎了你清澈明亮的双眸;等到那一天,我还活着,没有痴呆,你还健在,对世界还有感知,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会将世间最美的风景的植入你睁不开的双眸,让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光明的希望,清清楚楚地见证澄澈明亮的世界。

记忆是开在流年枝头一朵灿烂春花。生活在它的世界里,我们可以洒脱若风,放下一切防备,卸下一切武装,不用害怕寂寞的侵蚀,不用为别人突然肆意掠夺而担惊受怕。它是世间另一片心灵的净土,我们可以抛开所有的烦恼,烧掉所有的不如意,纯粹如一张白纸,不为喧嚣热闹离心;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呐喊,宣泄自己的哀愁;我们可以毫无吝啬自己的眼泪,为错爱决堤,为真爱祝福。

记忆是一台记录岁月的留声机。它,古老,没有花哨的雕纹;简朴,没有鲜艳的花色。它跟随岁月此起彼伏,飘飘荡荡,却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与任务,细细的记录人生的喜悲,不漏时光的一点一滴,不减红尘的一颦一笑,不留生命一寸一方的空白。它是那么地珍贵而美好,它是那么得单纯而洁净,不染一丝铅华,不显一丝落寞。用回忆创造了一个宁静而温暖的港湾,深藏我们的曾经,雕刻我们的爱情。

锦瑟流年,花开似锦,用力撕开记忆的裂帛,跨过千山万水中,闯过林海雪原,只为于那一素简年那一季花开与你相遇,与你再续前生未了情缘。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时光可以倒流,我愿意做你生命的影子,与你形影不离,不分彼此;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季节,与你静坐时光的街道巷口,聆听花开的絮语、鸟儿温婉缠绵;白雪皑皑、寸草不生的寒冬,繁华的街道积起千堆雪,寒风凄凉,几杯离索,几倍忧伤;但只要有你安暖陪伴,心便若灿烂春阳,明媚如花,为你妖娆,于梨花雪雨中,为你舞一曲惊鸿,留下雪泥鸿爪的痕迹,记取你的美丽。无论是安稳的现在还是不可预知的未来,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我会一如从前牵起你温柔的手坦然走过岁月的长街。

记忆就是一朵幸福的蝴蝶,在爱的草原上飞舞,在爱的花海里寻觅爱情,在爱的世界里流连。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我要复制你所有的悲伤,植入我所有的快乐,让需要呵护疼爱的你不受一丝世俗的干扰,无惊无险地盛放你的美丽多姿。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历史可以重演,时光可以穿越,我愿回到你的从前,感受你曾经的快乐与悲伤;我会带着厚实宽阔的胸膛,回到你童年的故乡,回到你牵挂的家,当你孤独无助的时候,给你一个坚强的怀抱;假如记忆可以移植,思念可以载动双溪蚱蜢舟,我会载着一片七色的云彩,回到你途径的天空,在你迷茫忧伤的时候,给你一片希望的彩虹。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岁月还没有苍老,我依然会死性不改为你移除生命中所有的不幸与苦难,倾注我此生所有的幸运与幸福,嵌入我来生所有感性的快乐与理性的悲伤,延续爱你的记忆,保留爱你的温存。

奥义头条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