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了吗?慢一点吧!我等你

2017年6月11日 0 条评论 139 次阅读 0 人点赞

透过窗幔,广场偶尔出现的礼花会同街头的霓虹灯,洒落在床前,忽明忽暗。一天的忙碌归于平静,生命在如此的状态下迂回更显从容与淡定。暮色里,卸下一日的妆容,用真实的清颜,把心思折叠成或淡或浓的一抹云烟。泡一壶茶,袅袅轻烟,任时光慢慢飞走在眉眼前……很喜欢这样一种美得无法形容的意境,就算碰上再寒冷的季节,也一样漫着诗意与妩媚。

翻看《红楼梦》,其中有一句这样的描写吸引了我:“迎春又独在花荫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这似乎只是一笔淡淡的风景,却让我怦然心动。我不想、也无法品咂出这句话背后的寓意,就是被这个镜头打动了。画面里,温柔沉默的闺阁少女轻轻柔柔地摘下一朵一朵,独在花荫下穿茉莉。花蒂上恰好有个孔,迎春慢慢地一针一线穿着,花在丝线上串成球。倘若她戴在鬓边亦或是手腕上,必定优雅、浸心。

一直觉得慢是跟不上时代的冗长,不曾想慢原来也这样的优雅和娴静。

慢一定是在读一本倾城的爱情故事,读了一整天还迟迟不肯放下,不是故事未完而是人无法从剧情中走开。少女时代,白纸黑字的琼瑶小说,竟徒徒骗取了我无数滴眼泪,明知道那里掺杂了作者虚构的情节,依然舍不得搁下,一遍一遍缓慢品味,直到生生疼了心才罢休。是不是绝世之恋都会纠结人心?那时候,慢慢读一段爱情甚至偷偷去读,在如今看来有些痴。可我宁愿用一个周末的宝贵时间住在一份爱情里,连光阴都缓慢了,缓慢到高考的倒计时也停止了,唯有“山无棱,乃敢与君绝”的荡气回肠在耳畔游走。

书本里的故事,不一定是真实,却能够让爱情缓慢地住下来,一千年或许一万年亦或更长。

读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喜欢一个字一个字去咀嚼,怕快了会忽略哪个瞬间。范柳原和白流苏的每一次出场和对白,甚至每一个眼神都不容忽略,起初觉得他们的爱情有点啰嗦,你慢慢来,我便慢慢去,不会因为爱而冲动。这叫什么爱情?完全没有爱的激情。后来慢慢懂得:真爱是在同甘共苦中积累的,不是嘴上的山盟海誓。

好的文字亦如好的爱情,需要咀嚼,初始几乎没什么味道,慢慢其中的酸甜苦辣才会渗出。

大抵记得贾平凹说过这样的话,鸦片有毒,吸了会上瘾。若文字也有毒的话,张的文字就会让人上瘾。张的文字是有毒的,明知道她描绘的故事离自己很远,却甘愿沉溺其中。?如此说来,品读张的文字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这个过程会让你忘记了时间的流走。后来读了她的《半生缘》《色戒》,领悟到了好文字需要缓慢品读的意义。

闲暇的日子里,喜欢读读空间草根作者们的文字,偶尔自己也写写。有些文字适合匆匆而过,有些文字则需要缓慢品味,慢了才能品出它的内涵。文字的意境、作者的情感,还有蕴含的道理,这些都要细碎而过。平日里,那些朴素而蕴含哲理的文章,我何尝不是逐字逐句的去分析,争取领略作者的真实思想,同时又在挖掘他妙笔生花的方法。好的文字值得如此缓慢,一个慢点,是万事万物在他笔下的灵性;一个慢点,是随他的思维走进生活。终于明白了,古人为何才留下那么几首诗词,难怪堪称《唐诗三百首》?好文字都是缓慢写出来的,经过多少次的酝酿和修改才得以成功,不然怎么会有“推敲”二字的由来?

空间文字,参差不齐,纵观各大网站都比较喜欢推崇唯美而忧伤的,这样的文字首先很入眼,就像美女谁见不喜欢?常常你会被它那份婉约的凄美引入意境中,不觉得忘了时间。其实,我更喜欢那种淡淡的,一开始并没有多少华丽词句,清爽宁静的语言,它像是冬日里的一碗羹汤,缓缓下肚,使你浑身舒暖,一直暖到胃里。

慢一点,你不但能读到好的文字,或许还可以遇到好的爱情。听黄梅戏《玉堂春》一字一字唱出来,慢得很,一个下午就听了一个剧目。从开始唱到结尾,从相识唱到多年后的尴尬重逢,从如花似玉的女子唱到死囚,从浪荡公子唱到巡按大人,爱情就这样在一段一段的唱词里酝酿,一点一点被铭刻。玉堂春艰苦的活下来,只为了和王公子再次重逢,爱情的力量可以让人战胜一切苦难。

好的爱情必然是缓慢的,慢到像山涧的薄雾一样美。朦胧中透着几份含蓄,看不清却能感受到,正是这几份雾蒙蒙的感觉才让你缓缓等着,等着……就像深夜,你在文字里等一个人一样,你不知道他是否会来?却一直在等,而且还有几份喜悦和温暖,这喜悦和温暖使得你焦虑。他来了,匆匆来了,只说自己很忙才回。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你等待了几个小时,缓慢的光阴在等待中消散。只是,那时候连相思也是缓慢的,如同深夜的炉火上熬着的一炉中药,慢慢地煎熬,风中弥漫着中药苦涩的味道,还有一丝淡淡的甜,那是思念的味道。因为牵挂,所以等待;因为等待,所以缓慢。

特别喜欢一句诗:那时候,时间很慢,慢到只能用一生去爱一个人。

我希望我们的爱情是缓慢的,那样我就可以用一生的光阴去爱你一个人。真美的爱情,美到让人落泪。

我不是诗歌里的女子,握着尘世的烟火,渴望在一剪时光里遇到一份真挚的爱情,不计较灯火是否阑珊,不刻薄谁付出多少,枕着明月,一窗幽梦,红尘漫步。听江南的小桥流水,看塞北的风花雪月;嗅梅的清香,赏兰的性情;读诗画里的妙词佳句,品月下的雪煮茶香……就这样缓慢地走过,一直走过光阴的尽头,该是多好!

做一株遗世的梅花吧!守着寂寞的年华,在老去的渡口,和某个归人,一起静看日落烟霞。这样的岁月,便是缓慢得不得了,可以让一个人从青丝变成白发。

一直以来,是个安静的女子,喜欢慢慢地做事情,比如慢慢地喝茶,慢慢地品读自己喜欢的文字,慢慢地想一个人。那时候,时光仿佛停住了脚步,在等你,等你百转千回后的嫣然一笑,优雅缓缓地挂在眉梢……想来,许多美好的事物,必定是在缓慢的认知后才得以明白。

小区的池塘里,早已衰败的残荷横七竖八,而我静坐如莲,等待那一池的荷香再次绽放,尽管这个等待很慢。我知道再美的莲花也不可能一直开放,但却希望能等到有一天,与某个人在月光下卷袖煮茶,看一朵莲花开放。想想那时候,可以彻夜漫谈,即便没有如莲的花儿,是否心也一样无限风情?虽说不一定能是红袖添香,但至少可以借光阴共叙一杯茶的婉约。那样的时光必定是柔和到了极点,令人不敢靠前。

等一朵花开的时光,很慢;等一个人的到来,也很慢。可花开需要一年,人或许需要一生。慢很苦,却也很甜。

我喜欢慢一点!

在这漫着诗意与妩媚的夜晚,一壶袅袅的清茶,伴着几行文字,听时光慢慢絮说:你来了吗?慢一点吧!我等你。

奥义头条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