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排名]斗鱼联合创始人张文明:主播闹事平台背锅

2017年6月9日 0 条评论 166 次阅读 0 人点赞

  “只要站在风口,猪也会飞起来!”2016年移动互联网的风口,直播绝对首当其冲。与此同时,直播平台数据造假等丑闻也层出不穷,监管政策越来越严格。从2008年到2016年,作为直播领军者,斗鱼无疑生存在风口浪尖,从“直播造人”到“欠薪门”,负面绯闻格外青睐它……
  斗鱼容易招黑的体质,也让其受到各界瞩目,近日,在“2016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斗鱼联合创始人张文明在活动现场说,有些事情确实很头疼,但斗鱼有信心做好监管。
  主播闹事平台背锅
  “2016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圆桌对话环节,张文明端正坐在舞台的最边上,一同在台上坐着的还有来疯直播的总裁张宏涛,微吼时代直播创始人林彦廷,一下科技雷涛,快手的宿华。
  几大知名齐聚一堂,并且难得说出不少行业真相。
  其中张文明就以为例,就直播平台的现状和未来发展发表了看法。
  “主播(做了违禁直播)吸粉吸够了就跑其他平台播,所以是让人非常头疼的问题。”张文明提及的头疼的问题,台下观众听来并不陌生。
  今年1月10日,斗鱼主播“放纵不羁123”在线直播“造人”的淫秽视频,成为网络热议话题。尽管随后斗鱼积极配合警方进行相关举措对直播间进行处理,但负面影响已经广为传播。
  据随后报道称,这可能是主播急于成名或换取“赏钱”而进行的无底线炒作。
  张文明无奈地表示:“一出什么事,媒体总是揪住直播平台不放,(平台)最多是钱不给你(主播)结了,不让你在这里干的;但是这个主播,反正他吸粉吸够了跑其他平台播了,所以这也是让人非常头疼的问题。”
  他表示,事实上包括斗鱼在内,多家直播平台在监管方面投入了非常大的力度。
  “说到监管问题,到目前为止斗鱼的监管团队有300多人,整整一层楼的人,他们24小时不停倒班,就是盯着网上的内容去看的。”
  他说,外界对于直播平台的监管能力的质疑来源于他们对这个行业的不了解。“事实上,直播想监管也没那么多,”据他介绍,不管什么直播平台,最高峰一般都是在晚上,斗鱼晚高峰的时候也就是几千人同时直播,监管团队就是一个人盯几个显示器,就看那些人在直播什么。
  “这是人工可以盯得过来的,直播的监管其实要比大家想象的要简单得多,而且直播有它的特点,它节奏很慢。其实监管非常非常简单的事情。”
  对于平台频现主播违禁直播,张文明解释说,这一方面是媒体的针对报道,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直播平台都是注册的模式,跟主播之间并没有和公司和员工之间的关系,都是非常自由的关系,这个也导致直播平台对主播非常难管控。
  但今年以来,随着市场发展和政策的完善,直播平台和主播之间逐渐达成了较为和谐的合作关系。
  “我们也跟很多国家部门沟通过,这个解决办法还是需要国家出面,能够在国家层面上做一个主播的黑名单系统。”这个黑名单系统存在的意义在于主播一旦违规,所有的直播平台都不允许他在上面播,把他的职业生涯给封杀掉。
  “我觉得这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张文明对此表示。
  对此快手CEO宿华也表示:“主播在一个平台上触犯了法律法规,把他的身份共享给所有平台,这样就会对直播的网友有更强的管控能力。”
  直播成为社交需求
  不管媒体是否针对,事实是,在大众的认知里,直播已经是离钱最近的的行业。但凡提到直播,就会自然而然地有“哪个哪个主播月入多少万”类似的评论,给大家很大的冲击力。
  小红也在此前的采访中,从一位主播口中听到“身边只要长得不丑的都当主播去了”之类的说法。
  但是真正的直播比这短短两句话要复杂得多,张文明说:“直播分为两类:一种有内容的直播,一种无内容的直播。”
  有内容的直播能给用户提供有价值的内容,比如你看高手怎么玩游戏的,或者你看财经类的直播或者户外探险、美食、音乐、汽车种种。
  他举例说:“我们平台有个比较出名的,一个叫陈一发儿,唱歌唱得非常好,说话也非常逗,她唱歌《童话镇》连着三周是榜首,可以想像得到,人性并不是一定以非常暧昧的,真正有才华的还是被发掘出来的。”
  无内容直播就是秀场,秀场这种直播真的很古老,十几年前就有,而且基本上是每个大的互联网公司都有,相当于是一种标配。“金钱与人性,说白了就是指的秀场直播的打赏。”
  “除了知名的和9158之外,腾讯有自己的秀场,百度也有,这实际上是一种变现工具,说白了把里面的土豪的钱洗过来,但是媒体对这个东西了解不深,就喜欢追着报道。”
  但也正是这样的眼球效应,让直播逐渐从一个小众的娱乐方式转变成大众所接受的传播工具。
  张文明说:“现在,直播平台不再只是某些主播的表现舞台,而成为生活中每个人的一种社交需求。”
  在现场,他给我们分享了一个他的小发现:我们发现最有意思的,用户甚至想到我们当初设计产品没想到的东西,比如他们来斗鱼开一个直播账号,并不一定说要成为网红,甚至不追求直播内容给多少人看,我就说直播给我自己的家人、给我同学、给我朋友看一下就可以了。这是一种社交需求。
  说着他笑了起来:“我见过最逗的是,他们有五个人是朋友,他们有QQ群、有微信群,这两个群他们都不用,他们怎么玩?其中一个人开直播,另外四个人发弹幕,我当时也想不明白,后来想想确实挺有意思,就像大学里面谈恋爱煲电话粥一打好几个小时,这就是一种社交需求。”
  或许未来,直播就是人们社交的一种主流工具。
  BAT做直播有难度
  说到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不得不提倒BAT三巨头,未来BAT的直播业务将如何开展,会不会把现在的直播平台一起收割了?
  对此张文明表示:BAT做直播有难度。
  在他看来,直播这个产品,它是靠内容生存的,是一个强运营的项目。“不是说BAT做出直播工具来,就会马上有用户在上面看,这是一个强运营的项目,没有一个特别简单的模式,需要一个团队耐心去用时间打磨。”
  事实上,BAT在互联网的新兴产品上一直表现出很强的占有欲:
  像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支付宝做校园日记,路人皆知,马云一直想做社交,但一直碰得头破血流;像百度也做过社交,也死掉了;腾讯也做过拍拍,想抢电商的饭碗没抢成,最后是入股,为了在电商这块站住阵脚,后来是入股了京东……
  张文明坦言:BAT能否吃下直播这口糖糕,还要看自身在该领域的实力而定。打铁还是要自身硬。
  与此持相同看法的还有一下科技联合创始人雷涛,他表示:“对于直播这个行业来讲,我想它恰好是一个BAT很难进入的这样一个领域。”
  他认为,因为直播发展现在有两个很明显的趋势,是BAT体系很难触及到的。
  首先直播会成为标配,所有的产品,所有的内容平台其实都有往直播平台发展的可能性,这就意味着有非常多的机会能够在这里面去探索、去发展,这个一定是BAT这样的巨头很难关注得到的。
  另一个,直播有垂直化发展的趋势,过去有很多垂直类的产品,它没有办法变现或者说它的商业模式不是那么明显,但是通过直播这样功能的引入变得有很好的盈利模式,比如说今年有一个收入非常高的公司,就是陌陌,他也是找到了很好的商业模式,这也是BAT不太好进入的。
  雷涛说:“所以在直播行业,我想恰恰是BAT很难触及得到,对于普通的创业者或者已经有成熟模式的公司来讲,它的发展应该会有更广阔的前景。”

奥义头条

这个人太懒什么东西都没留下

文章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