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康浮沉:证大集团十年是与非

戴志康的人生起起落落。随着证大金服停摆,这位92派企业家又走到了一个关键转折点。

上海,黄浦江畔,高耸的外滩金融中心。复星集团打造的这座地标建筑,正是昔日“百亿地王”外滩8-1地块。九年前,上海滩地产大亨、证大集团创始人戴志康,兜里只有几个亿现金,却敢以92亿元天价拍下这块外滩的黄金宝地。

彼时,戴志康正处于事业的巅峰:他花数十亿元打造的心血之作喜马拉雅中心在上海浦东刚刚建成,将证大地产推向了顶峰。花近百亿拿下外滩8-1地块,戴志康的野心溢于言表:比照喜马拉雅中心,在外滩再造一个更宏大更成功的地产综合体。

同一年,戴志康又对老本行动了心思,想杀回金融业,于是创办了两家小贷公司:海门农贷、证大速贷。又过了几年,互联网金融潮起,他又先后创办了两家P2P公司:证大金服(证大财富)和北京捷越联合。

当时的戴志康可能没有预料到,外滩项目迅速失利,并直接动摇了他的地产王国,导致几年后被迫退出地产行业。他更难预见到,2015年起主力转型的互联网金融,几年后也会遭到重创。

地产大亨的教训

现年55岁的戴志康是南通海门人,晚清状元、近代民族工业家张蹇的老乡。有人曾经给戴志康算命,说他的运数与水有关。这似乎是对他前半生的总结:出生在海门,求学于海淀,创业在海南,腾达于上海,总之离不开“海”。

戴志康在人大学金融,后毕业于人称“金融黄埔”的五道口金融学院,曾在中信银行、海南证券等机构任职,92年在海南创办证大,以海南富岛基金的名义做投资公司,炒股炒地皮。同期在海南搞房地产的还有潘石屹、冯仑等万通六君子,以及一大批92派企业家。

戴志康和很多92派企业家很快都经历了海南泡沫的破灭,所幸富岛基金在杭州投资了一个地产项目湖畔花园——马云曾在这里买了套房,并以此为起点创办了阿里巴巴。不过,整个九十年代,证大集团更多是以二级市场私募投资知名。靠重仓苏常柴、四川长虹等股票,戴志康的证大集团爬出了债务大坑,还积累了丰厚的资本。

不过,证大集团靠杭州湖畔花园翻身后,重心转向地产业。2000年前后,证大集团移师上海浦东,开发当时偏僻的联洋社区项目。随着联洋社区很快成为浦东的高端社区,证大集团在上海腾达,连续开发了证大家园、水清木华等早期住宅项目,以及后续开发的大拇指广场、九间堂别墅、喜马拉雅中心等颇有知名度的文化地产项目。

成名之后的戴志康作派别具一格:自命商人,又喜研究哲学。他喜欢穿中式对襟褂子和布鞋,热衷搞美术馆、文化收藏。他对普通住宅已经不感兴趣,精力几乎都放在了文化地产项目上,为了打造承载自己文化理想的喜马拉雅中心,他花去了超过十年时光(1998年拿地,2006年动工,2010年建成)和30亿元资金。

为此,戴志康被指责为了兑现个人情怀,让证大集团错失了地产业的发展良机。戴志康后来总结:喜马拉雅中心“太超前”了,文化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作为地产项目没有带来直接的经济回报。

为了挽回喜马拉雅中心的财务失误,戴志康孤注一掷,以近百亿元拿下外滩地王,试图靠这个超大项目一把赚回三个喜马拉雅中心:按照规划,外滩项目的体量是三个喜马拉雅中心大,开发时间仅有喜马拉雅中心的1/3。

然而,戴志康在外滩项目上过于自信和激进了。戴志康原打算借复星集团的资金杠杆完成外滩项目,但当地产宏观调控导致银行信贷无法跟上时,最终还是在资本面前碰壁,不得不将外滩地王转手。2011年底,证大集团先是将外滩项目50%股权转手给郭广昌的复星,后又联手绿城将剩下50%股权卖给了潘石屹的SOHO中国。

证大集团的这番操作给郭广昌、潘石屹留下了纷争。复星集团与SOHO中国为争夺外滩项目控制权连番诉讼,历时三年多才以SOHO中国退出告终。

败退外滩项目后的戴志康,又将延续文化地产理想的希望放在了南京。此后几年,戴志康将地产业务重心转移至南京,开发了南京大拇指广场、南京证大喜马拉雅中心等项目。但深陷文化地产困局的证大集团现金流日益吃紧,到了2014年,地产业务更是业绩大幅下滑出现亏损。

2015年,证大集团旗下地产上市公司上海证大(0755.HK)被迫易主。戴志康和女儿戴陌草将所持42%股权折价出售给了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彻底退出了上海证大,也基本退出了地产业务。中国房企出海热时,戴志康还曾经在南非购买大批土地,但退出地产后,这些土地在2017年也已清仓。

证大金服停摆后,上海证大日前澄清称,戴志康从2015年起不再是其股东,上海证大与戴志康旗下公司无任何股权联系,也无交叉持股。

再败金融

退出地产后,已迈入50岁的戴志康重新创业,重回金融。

“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实现让情怀滋养资本,实现情怀与资本的完美结合。” 戴志康对败退地产教训的总结就是,没有把情怀和资本结合好。因此,他的解决之道是重新做回老本行金融。

2015年后,戴志康为证大集团重新梳理了三大产业:互联网金融、文化和大健康。金融产业成为证大集团近几年的主航道。

证大集团早年曾是生猛的二级市场私募,2000年后仍以证大投资和上海天迪(并称证大系)的名义活跃在定增市场。但上述两家公司目前与证大集团并无直接股权关系:2004年后,戴志康及合伙人朱南松将上海天迪的股权均转让给了朱南松的夫人杨荔雯。至少,目前证大投资及上海天迪已并不在证大集团的官方版图中。

值得一提的是,戴志康最早布局的是小贷,但证大系的小贷公司因为产业限制基本失败了,证大金融变成了以P2P为核心,即控股的证大金服和参股的捷越联合。

证大金服最早推出的是“证大e贷网”(2017年已停运),到了2014年又推出P2P平台捞财宝 。官方资料称,到2018年7月,证大金服累计服务了近49万名借款客户,累计借款总额达320亿元。数据显示,捞财宝2018年营收2.6亿,当年净利1163万,已连续三年盈利。

捷越联合被视为证大系的另一支重要金融力量,该公司拥有向上金服、向前金服两大P2P平台。戴志康父女控制的证大文化最终持股捷越联合38%股权,是仅次于创始团队的第二大股东。

无论是证大金服还是捷越联合,均频频遭到投诉,涉嫌高利贷以及非法催收、暴力催收等P2P平台常见问题。因此,证大金服被监管叫停后,捷越联合的命运也并不乐观。

就在前不久,昔日最大的P2P平台陆金所已宣布彻底退出P2P业务。

假设证大金融全线停摆,证大集团主要就剩下了证大文化和大健康业务。这两部分业务规模并不大。证大文化系喜马拉雅中心孵化出的文化业务,主营艺术品的销售和顾问服务,目前在新三板挂牌,2018年营收5298万,亏损442万,同比下滑了216%;证大大健康主要是九间堂新中医。

不过,证大集团此前还孵化了互联网公司“喜马拉雅FM”。这家付费音频内容“独角兽”正处于上升期,公司估值号称已达50亿美元,正在冲刺上市阶段。戴志康为喜马拉雅FM天使投资人,但目前持股比例不详。